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78|回复: 0

在缅甸迈扎央的中国赌徒:一夜暴富的神话

[复制链接]

1075

主题

1080

帖子

346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467
发表于 2017-10-29 15: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迈扎央,到处都流传着一夜暴富的神话,有人说,赌城门口擦皮鞋的小贩都不能小看,说不定几天之后他就成了千万富豪。
一夜暴富的,也许有,但是一夜倾家荡产的,我倒是亲眼见过不少。路边的乞丐,搞不好几天前还是身价几千万的大富商……
迈扎央(maijayang)是缅甸克钦邦第二特区内的一个"经济开发区",位于中缅边境缅方一侧。当地的博彩业曾辉煌一时,一度成为赌徒的圣地,其中中国人尤多。
而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浙江人,但是从小却在缅甸长大,至于家乡,我几乎已经忘记是什么模样了。这一切的事情,都要从我父亲说起……
我父亲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在九几年的时候,已经住上小洋楼,开上小轿车了,身价上百万,在我们当地,也算小有名气。
我爸去了两次云南,一次衣锦还乡,一次倾家荡产。
据说,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东拼西凑,借了几百块钱,走上了创业打拼的道路。每当提起往事,他总能笑着说:当时连出去坐火车我都想方设法逃票,年轻嘛,不怕天不怕地,总觉得自己能闯出名堂。
谁也没想到父亲后来成了身价几百万的大老板,而且在当时确实也了不得,我就是在他辉煌的时候出生的。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父亲已经身价近千万了。作为家中独子,我爸从小就对我特别好,基本上走到哪都会带着我。所以那一年,他带着我去云南谈生意,谁知道这一去便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次谈完生意之后,当地的几个生意伙伴提出要带我爸去缅甸旅旅游,消遣消遣。于是我们来到了缅甸迈扎央的中心——迈达赌城,那是一座赭红色的西洋式建筑,也是这里最豪华的建筑。进门的大厅里摆了几十台老虎机和扑克牌桌,我和我爸直接被他们带着进了大厅周围的赌厅,玩百家乐。
各种声音扑面而来,赌客们操着中国各地的口音,欢呼与惊叫声此起彼伏,有的西装革履,有的头发蓬乱,有四五十岁大腹便便的男子,也有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
第一天,我爸只是随便玩玩,输了四十多万。
第二天,手气很旺,不仅把昨天输的赢了回来,还多赚了一百多万。
第三天,我爸报着试一试的心态,进了另外一个赌厅。"新东方"是迈达赌城中面积最大的厅,这里有迈扎央最"大"的赌台,在每一张赌台中间,都架有一面小铜牌,上面注明下注的最低和最高限额。
在迈达赌城里,最小的台子十元就可下注,而新东方的贵宾厅里每个台面的最低下注额是三千元,最高三十三万封顶。但是我爸在朋友的怂恿下,上了最大的台子。大台子输赢都在几百万、上千万。
一天一夜,就输了两百多万。除了一些不动产,这一下几乎输掉了我爸的全部积蓄。输了钱还不算什么,最糟糕的是我爸还因为吸了赌场晚上送来提神的大麻,染上了毒瘾!
输光了这些钱,接下来父亲的工厂却急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否则很快就会面临倒闭。
隔天我爸就带着我匆匆赶回老家,他抵押掉了房子车子和自己辛苦打拼出来的工厂,带着我和钱,准备铤而走险最后去博一次。我妈哀求痛哭,都阻止不了他。那时候我的父亲,几乎已经丧失了理智。
大半辈子打拼来的家业,一天晚上输个精光,谁受得了?
他这次带着我直接前往迈扎央,在路上他红着眼睛对我说:儿子,别怪老爸,我去拼一把,成了,以后重新过回我们原来的日子。
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些懂事了,当时我最想问我父亲的一句话就是:“要是输了怎么办?”不过这句话我当时并没有说出口……
这一次,不但输光了所有的钱,还得到家里传来的消息,我妈跑了。
本来一个好好的家,说没就没了,我爸也回不去了,住不起酒店,只能租个破旧的民房安身。他每天出门也不再带着我了,而是让我待在家里。
那段时间,我明显感觉到他有些不正常,赢钱时候高高兴兴的回家,带我去吃好吃的,对我说很快就能回去了。输钱的时候一晚上坐在床上抽闷烟。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三个月后,父亲欠下了很多高利贷,他觉得应该再也回不去了,于是他在赌城不远的酒店顶楼跳了下来。
这一切对年幼的我来说就像一场噩梦,真实得令人无法接受。
一夜之间我就成了孤儿,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甚至连父亲的尸体我都不知道被怎么处理了。
那个时候我开始在迈扎央流浪,不过算好的是我遇到了她……
依娜,土生土长的缅甸人,傣族,人长得很漂亮,一点也不比电视上那些明星差,符合东方人的审美观又带有一点异国风情。
我父亲死了半年之后是她收留了我,记得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风衣站在一家赌场门口,长发披肩,风衣下面露出了一双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的美腿,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很是抢眼。
那时已经是冬天了,特别冷,我正在街上捡垃圾吃,抬头就看到了她。当时我还不懂什么是性感,但是我敢说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我盯着看她的瞬间正好也被她看到了,她抿嘴一笑,两个小酒窝挂在白嫩的脸颊上显得很和蔼可亲,接着她招手把我叫了过去。
“小朋友,天气都这么冷了你怎么还在外面跑?”
她的普通话特别标准,一点也没有缅甸口音,说话的声音也很甜。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除了我妈妈以外的女人接触,我不敢搭话只好低头沉默。
她并没有嫌弃我身上很脏,还用手帮我把脸上的脏东西擦掉了,一边擦一边说:“这么可爱的小朋友,怎么会出来流浪呢?你家人呢?”
我沉默了几秒最终吐出了两个字:“死了。”
她先是愣了愣,紧接着恢复了过来眼睛里尽是同情,类似她的这种眼神这半年来我见了太多太多,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年纪这么小就成了孤儿,还真是可怜……”她自言自语说了一句然后冲我露出一个微笑:“肚子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就这样依娜收留了我,从此之后她就成了我姐姐。很多年后我也问过她,我说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收养我,她没有回答每次都只是冲我笑笑说:“你现在可是我的弟弟了呢。”
想要在迈扎央生存你要牢记三点,第一,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第二,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第三,永远不要赌博。
在迈扎央生活的越久的人越不会去赌场,甚至有些年纪大的人见到赌场都是绕着走。很多年前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许多年后我才深有体会……
依娜抿嘴一笑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你啊你,姐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和姐姐还计较那么多?再说了,我现在也没打算嫁人,我要看着小阿锦安稳了才放心。”
我挠了挠头傻笑了笑没说话,依娜无奈的摇头站起来便去洗澡了。我正打算回房间的时候路过卫生间就忍不住瞄了一眼,发现卫生间的门居然没关。
门半掩着,一束灯光从门缝中挤了出来,我忽然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凑到门缝那里朝里面看了进去。
这一看瞬间我就心跳加速,有些口干舌燥。
卫生间里的依娜赤着一双白嫩的玉足,刚刚脱下裤子,下身只/穿着一条还没巴掌宽的白色内裤,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没有一丝赘肉,在柔和的日关灯下,竟然氤氲出象牙般的莹润色泽来。
越看我越入迷,忽然觉得很渴,喉头不住的空咽了一下,这时她又开始脱上衣了,粉嫩的T恤被她从身上褪下,背转双手在身后一划,那件黑色的丝质文胸就应手而落。
这一刻我顿时有些按耐不住,两只眼睛一眨不也不眨的死死的盯着依娜。可还没算完,依娜继续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勾起了内裤朝下扯去。等脱光之后,她才算满意,停顿了一下冲着镜子里摆弄一下自己的秀发。
而就在这个时候依娜就好似触电了一般抖动了一下,双眼直愣愣的看着镜子里。透过镜子我们四目相对,我这才反应过来,心里乱作一团,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依娜的脸颊一下就红了,接着她一咬唇转过身一把将门关上。
我有些无地自容,想找个地缝钻下去。过了几秒之后,我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依娜有些慌张的声音:“阿锦……你……你要用厕所吗?”
“恩……”我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那你等一下……我……我先把衣服穿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刚才的画面。这一刻我忽然有种想和依娜表白的冲动……
没一会门再次打开了,只见依娜已经把衣服穿好了,眼神有些闪躲,脸和耳朵都很红。
“姐……”我咬了咬牙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缅甸皇家国际-18288040010

GMT+8, 2019-3-24 11:21 , Processed in 0.035359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